【记录】走出轻度抑郁

 

倒计时100分钟的定时器,没有把我从午休叫醒。醒来之后,神清气爽,连续几天积累的轻微抑郁和焦虑一扫而空。

窗外,天也放晴了。

早上还在想的以后去HS、HB的想法,此刻不足一提。脑中冒出新想法:要去一个地方深造,这个地方不会离家太远,在这期间,我将迎来我的孩子。美剧总是喜欢宣扬亲情与爱,但是人们很买账,比如在《西部世界》第一季中,机器人Mave觉醒的动力就是她的baby。此刻我的新动力和Mave一致:我会首先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之外,才是一名合格的科研工作者。

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偶尔会去想“科研的意义”、“做出什么样的科研才是真正推动人类往前发展的作品”、”自己的智商是否足够从科研竞争中胜出从而占有一席之地”,等等。可笑的是,在科研停滞的日子里,这些听上去“假大空”、“眼高手低”、“自我怀疑”的念头,真的使我陷入困境。那时尝到“轻微抑郁”的滋味。

抑郁对人最具有破坏力的,不是情绪变化,而是智力的衰退。这衰退让人无法集中精力、无法完整思考一个问题、无法从简单小事开始。抑郁似乎也具有传染性,当向周围同境遇的人诉说共性的担忧时,她们也开始提到(or意识到)相似的处境。

是什么促进了这种转化:给自己施加了double倍的科研任务,企图用流浪地球的“饱和式工作法”来激发自己的潜能。没有经过充分的自控力、自制力训练时,原本安排紧凑的时间和精力,其实都不一定足够去完成任务。此时,额外多的一些干扰项,便成为情绪的引爆点。在短暂高频干扰下,会立刻失去准心和重心。比如,一件杂事只需要1h完成,完美主义或责任心会让人花3h去完善细节,完成后会有偶尔的返工修改。尽管这些时间总和不多,结果却是:整天整天地没有做该做的事。当连续几周没有科研进度时,开始有“失信于合作者”的压力,开始想遇到过的“更聪明”的那些人,想自己的差距,开始觉得自己平庸、平凡、可有可无。

然后,试图找到生活中的变量作为突破口:比如是不是和爱人见面频率低了、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家人、是不是需要一个baby。我确实去尝试了前两个,只有最后一个念头不太理智。即兴地给生活添加baby变量,是对自己、对家庭、对读博时立下承诺的不负责。最后最后,我明白根源还在于科研进度本身。

我恢复了:周末之后,终于放下了杂事,有机会给自己关机重启。周一,买了几本时间管理的书(漫画小书《时间管理 如何充分利用你的24小时》,略读过的《精力管理》,有耳闻的《奇特的一生》),和一本《月亮和六便士》。心理盘算着,这些书看完之后放到书柜,将来的孩子也能去发掘其中的宝藏。周二,开始恢复思路、进入学习状态。

晚上取快递,见到一个开着面包车来送快递的大叔。看着他加速冲上台阶,下意识往旁边躲,碰巧站在他的目标车位。车玻璃后面,司机咧着嘴在笑,似乎这个小巧合是件极为开心的事,富有感染力。

学校附近益禾堂的夏季饮品,价格接地气,有提神又好喝的冰淇淋红茶、柠檬红茶等(晚上别喝,会整晚失眠)。握着小票在点餐台前观摩一会后,送餐小姐姐提醒:72号,是你的。抬头亦看见她洋溢着的同样的笑。

心理赞叹南方朋友的温柔和善意,是非偶然的。这个温柔的城市,如果可以,还是要选择留下。

将来的路怎么走:定期回家跑步锻炼;白天保持沉浸式的思维体验,在专注之中完成科研;科研之余,捡起阅读的乐趣,将注意力从信息流中解放;最终按计划完成博士学位;然后深造,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我会清楚,所做这的这一切一切,动力只有一个。外界嘈杂的声音和意见,将不再使我困惑和摇摆。

此刻的想法和决定会变吗:此刻决定的价值不在于约束未来,而在于开辟新的路线和出口。今后落入同样的境遇时,将顺着这条思路再次走出来,in short。这几天所焦虑的,将不再困扰我,so long。

CS青雀

2019年4月23日

发布了397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541 · 访问量 255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