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中国迈向发达国家之历史进程

今天是2019年3月13日,“观点”公众号的头条推文,是关于未来半个世纪、中国迈向发达国家之路历史进程的推演。

文章先回顾了我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历史,然后按当前人均GDP增速做了推演,属于鼓舞人心的爽文。虽然感觉它的估计似乎过于理想,没有考虑外部变化和环境阻力,不过我觉得还有点意思、值得留存。

按照作者推算,四十年后的2069年,也就是我们这一辈老去的时候,可能会见证我国真正迈向发达国家排名的前三。真可谓"垂垂老矣,心仍念之"。到那时,回顾我们的一生,祖辈的旧事、父辈的艰辛、青少年的艰苦学习、中青年的辛勤奋斗,以及暮年的放松,也算是不枉此生、老有所得。

把这篇文章贴在这里留作备份。

--------------------------------------------------------------------

两会时间,不聊股市,聊点国家大事。巴菲特说,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幸运的站在了美国百年盛世的浪潮上。

有时候,我们不能光顾着低头走路,也得抬头仰望一下星空。也许,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啊,除了靠个人奋斗,也可以见证一下历史的行程呢。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1 

让我们回到这段历史的起点。

去年是2018年,中国人均GDP约9600美元。

今年是2019年,人均GDP预计将在1.05万美元左右。

终于站在了1万美元的水平线上。

回望过去,我们从人均GDP1000美元,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整整走了18年。

2001年,我们才第一次站在一千美元的位置上。

全世界接近200个国家,那一年,我们的排位是127。

那个时候,与我们为伍的,是以政治腐败著称的保姆输出国家菲律宾、以毒品和游击队闻名的国家玻利维亚、以种族冲突上头条的丛林国家刚果。

不要嫌弃这个位置。

或许你并不知道,再上溯20年,在我们刚刚打开国门,宣布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处于怎样一个难堪的位置。

1980年,全世界有146个可统计数据的国家。

中国的排名是143,倒数第四。

排在我们后面的是你听都没听过的非洲国家几内亚比绍、乌干达;

排在我们前面的,是正处于战争状态,后来发生了大屠杀惨案的卢旺达、苏丹、阿富汗。

正是从这样满目苍夷、一穷二白的末尾位置出发,我们开始了国家的重建之路。

并在接下来的20年里,超过了那些跟我们同样知名的亚洲难兄难弟:印度、印尼、菲律宾。

1991年是关键的一年。

那一年,我们和印度擦身而过。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印度跟我们一样,实行的是苏联式的计划经济、高关税壁垒,以及腐败的官僚制度。

直到1991年,印度仍然在昏睡中。

要超越这样的国家,并不难,仅仅是搞了改革开放十年,我们就做到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国家内部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挣扎、伤痛与迷茫。

直到一个老人一锤定音,再次将这个国家推向了市场经济的大潮中。

税制改革、货币汇率改革、国企改革、房地产制度改革、深圳与上海的股市开门迎客。

从此之后,这个国家就如一叶扁舟,驶过了三峡的万重山,伴着朝阳前行。

 2 

整整花了20年时间,我们才从一百美元的世界最落后国家,来到一千美元的世界相对落后国家位置。

2001年,我们跨入了1000美元的门槛。

那一年,我们加入世贸,迎来出口产业的繁荣,西方的外资企业纷纷将工厂搬到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中国大陆。

那一年,我们正处于股市的互联网泡沫巅峰,无数股票只要沾上.com的概念或传言,便可以经历一番暴涨。

造假的银广夏、蓝田案,以及基金黑幕,是留给投资者的最深记忆。

那是青春少年的中国,以及混乱和莽撞的股市。

接下来,我们又花了差不多20年时间,从这一千美元的位置,向前大步迈进。

2006年,我们站上2000美元的位置。

那几年里,先后超越了战乱国家叙利亚、巴勒斯坦、格鲁吉亚,以及同样贫穷的古老国度埃及。

虽依然贫穷,但记忆却是闪着光芒的。

农民洗脚上田进入工厂,扩招的大学生落户城市,房地产和互联网行业批量制造富豪,人们一切向钱看。

短短六七年的光阴,浓缩了西方国家两百年的工业化历程。

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

生产力的进步,催生了一场A股历史上罕见的超级牛市,上证指数涨了6倍,涨幅几十倍的股票遍地都是。

2010年,来到4000美元的位置。

我们超过了动荡不安的伊拉克、阿尔及利亚、突尼斯。

2015年,来到8000美元的位置。

我们超过了封闭的古巴和伊朗,混乱的南非和哥伦比亚,是非之地波黑和利比亚。 

再一次经过深水险滩。这些险滩包括人口红利的终结、制造业的熄火、雾霾笼罩的国土、泡沫的房价、高企的地方负债。

虽然也有过两轮小牛市,但事后看来,终不过是虚妄。

这几年的日子是艰难的,我们在险滩风浪中腾挪,不管怎样,还是幸运的。

毕竟还没有掉到漩涡里而不可自拔,毕竟还是有一些科技产业在生根发芽,毕竟我们的收入和人均GDP仍在增长。

支撑这股增长的动力,是仍然未停歇的城市化浪潮。

2001年到2018年,我国的农业就业人口从3.6亿人下降到2亿人;

就业人口占比从超过50%,下降到25%左右。

平均每年,有接近一千万人口,从农村涌向城市,从事生产效率更高的工作,并带来不断扩容的消费市场。

而这股浪潮的转移主力,已经从老一代目不识丁的农民工,转换为了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年轻人。

我们还有希望。

 3 

走过了40年,经历了风风雨雨,超越了一百多个国家,我们终于站到了1万美元的位置上。

今年,我们的世界排位大概在70名左右。

站在这个位置往前和左右看,是一批知名的国家:

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智利、巴拿马、俄罗斯、土耳其、马来西亚、马尔代夫、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

他们的人均GDP在9000-15000美元之间,世界排名在50-70名之间。

他们的人口加起来有7亿多,约占世界人口总数的10%。

加上中国的14亿人口,20%的比例,这个区间的人口总数将高达世界的30%。

毫无疑问,这是世界人口的重心。

在这个区间上,1万美元左右的世界人均GDP水平线横亘而过,因此可以称之为中等收入国家。

他们往上,不远的地方,便是发达国家的门槛,2万美元水平线。

但这群国家,却始终不紧不慢的走着,很长一段时间依然徘徊在这个区间,无法突破。

于是有个著名的定义:中等收入陷阱,用来描述这个区间。

当然,用人均GDP的绝对值来描述这个群体是不准确的,这群国家的经济其实一直在增长,并未停滞。

比如巴西,1980年的人均GDP只有不到2000美元,而阿根廷,1980年的人均GDP也只有2700美元。

数十年间,他们的人均GDP都增长了几倍。

只不过,全球经济一直在稳定而缓慢的增长,这就是一场马拉松比赛。

你跑的太慢了,相对于发达国家没有更快的速度,那么很可能就永远都追不上了,看起来就像是停滞的国家。

举个例子来说:

世界人均GDP的水平线,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其实是按着每10年增长1.5倍左右的速度在稳定提升的。

1980年的时候,这个数字只有2500美元,阿根廷、墨西哥、巴西、智利等南美国家就在这个区间了,当时葡萄牙的人均GDP也不过是3300美元而已。

1990年,这个数字增长到了4200美元,纳入统计的南非3000美元、俄罗斯3500美元,以及南美国家们依然徘徊在这个区间附近。

2000年,这个数字是5400美元,2010年,9500美元,前后方不远处,依然是一批熟悉的面孔。

之所以无法跑的更快,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的产业结构。

这些国家,普遍从事的是低端的初级加工业,或者是矿产品、农产品出口业。

发达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关系,其实是类似于一种商业模型:

双方彼此合作,一起将市场蛋糕做大;

发达国家提供的是资本、研发、营销三大关键环节,获取80%的利润分成;

中等收入国家提供的是天然资源+初级代工环节,获取20%的利润分成。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市场是保持成长的,那么各自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和资源,获得应得的利润和收入增长。

这无疑是一个稳定的收入结构,皆大欢喜。

所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可以类比于打工者角色的中产阶层焦虑。

如果你给自己的期许是,我就是打工的,追求的是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收入,那么便不会有焦虑;

如果你不甘心于较低的收入,希望跟老板平起平坐,那么你只能是离职创业了;

如果离职创业,你通常会怎么选择?

肯定不能跟原来的公司硬拼,这样无疑是以卵击石,必死无疑;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产品技术上进行创新,衍生新的价值,开拓出属于自己的新市场。

个人的发展如此,国家的成长也是如此。

可以说,做发达国家的打工仔,最高程度也就是中等收入国家了。

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晋升为发达国家,唯有自主科技创新一条路,培育起一大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技企业,挣新世界的钱。

在这种情况下,代工已是断头路,接下来,只能是自主创业。

但我们都清楚,创业是一条艰难的路,风险巨大,九死一生。

但我们已没有退路,前面即使是陷阱和地雷阵,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因为这个伟大的国度,曾经拥有过光荣的历史,也有着宏伟的梦想,我们是不会甘心一辈子给人打工的。

那么,这个陷阱,我们是否有可能跨越过去呢?

君临认为,虽然艰难,但希望是光明的。

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国家跟那些长期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在经济规模上存在巨大的差异。

我们国家拥有14亿人口的庞大内需市场、充沛的受过教育的人力资源、高度成熟的一级市场融资体系。

这些条件,能够保证我国的科技初创企业在早期的时候,得到足够的营养去快速成长。

这是其他中等国家所没有的条件。

正如同创业,有些人是单打独斗,一个人单干摸索,失败的风险就更大;

我们国家却是创业团队,一帮专业人才合伙干,有人负责研发技术,有人负责开拓渠道,有人负责去融资,分工更精细,成功的概率自然要大得多。

成熟的内需市场、充沛的人力资源、方便的融资环境,多重因素叠加下,使得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能够在5G通讯、新能源车、光伏、互联网、人工智能等行业,孕育出了一批世界级的企业。

5G通讯

过去,我们的手机产业链公司大多是给苹果打工的;

如今,随着华为的壮大,在5G技术上的领先,华为产业链会成为我国通信产业在全球开拓的旗舰。

近期引爆市场关注的折叠屏就能说明问题,华为的新手机竟然在外型轻薄性上超过了三星

配合世界上最早最成熟的5G技术方案,定价上甚至超过了一向高高在上的苹果。

放在两三年前,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新能源车

经过十年培育,目前我国的电动车产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领先的,并已开始走出去到欧洲争夺市场。

产业内的一批公司,像比亚迪、宁德时代、孚能科技、亿纬锂能、先导智能等,今年都有着相当不错的表现。

新能源车已是大势所趋,将取代传统的交通工具,成为无人驾驶技术的主要终端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和日本的汽车公司,已是危机重重,前景难料。

光伏

光伏是我国的又一王牌产业,世界范围内几乎没有对手。

在硅片、电池片、组件等上下游各环节,世界上的前十大企业,几乎全是中国公司。

设备我国原来做不了,现在也涌现出晶盛机电、捷佳伟创等一批行业龙头。

经过十多年的技术进步,目前光伏平价上网已经渐渐来到临界点,一旦突破了这个临界点,补贴取消也能赚到钱,那么光伏在能源市场的份额必将大幅提升。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报告,到2030年,清洁能源占总发电量的份额将提升到40%,光伏将成为最便宜的发电方式和主要的增量市场。

互联网和人工智能

10年前,我国的互联网还是copy to China;

5年前,我国的游戏和工具软件开始成规模出海; 

3年前,电商、支付、消费金融类公司也出去了,不过目标市场还是东南亚;

2年前,投资市场掀起copy from China风潮,将中国公司的创新业务模式拷贝到海外去;

1年前,中国的短视频产品已经能够在美国市场流行,并成为Facebook模仿的对象。

今年,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已经在无人机、人脸识别、服务机器人、云端AI芯片等多个领域实现领先。

随着科创板在今年的推出,预计这批独角兽都将陆陆续续在A股上市,以实现进一步的成长壮大,出海争锋。

这些趋势清晰可见,历史上哪个中等收入国家曾经涌现过如此多的大规模科技产业?

 4 

历史上,从1万美元到2万美元——

日本花了6年(1981-1987),韩国花了12年(1994-2006),德国花了4年(1986-1990),西班牙花了14年(1989-2003),葡萄牙花了12年(1995-2007),捷克花了7年(2004-2011)。

快的,只要四五年时间,慢的,却要12-14年的漫长奔跑。

这么大的差异,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巨大的汇率波动。

汇率是难以捉摸的,因此在后面的分析中,君临将不再使用人均美元GDP的增长计算方式。

在这里,我们引入一种叫做相对世界人均GDP的计算方式。

正如我们前面所讲到的,世界人均GDP是一条稳定的水平线,横亘在中等收入国家区间里。

区间里如今排位最高的国家——智利(52名),人均GDP大概是相对世界人均水平线1.5倍左右。

往前10名的国家,都是些蕞尔小国。

很明显,这是一段人烟稀薄的真空地带。

一直到40名左右,相对世界人均水平2倍左右,才有几个享有知名度,但其实人口也不多的小国。

希腊、捷克、葡萄牙。

他们便是被统称为发达国家守门员的东南欧三小只。

这些地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正好处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过渡地带。

他们的经济结构中,普遍有一些细分亮点产业,比如希腊的航运和旅游业、捷克的机械制造业、葡萄牙的木材和食品业等等。

正是这些产业,支撑了他们能够比中等收入国家们,更高一点的收入水平。

从世界人均水平,到世界人均2倍水平:

日本花了8年(1960-1968),韩国花了7年(1987-1994),两个国家花了几乎相同的时间——7-8年。

中国的工业化速度,跟日本和韩国相似,可以预见:

一切顺利的话,在2026-2027年左右,中国就将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正式进入发达国家的阵营。

最晚,也不会迟于2030年。

驱动力主要来自两个层面:

第一,我国的城市化率,将从60%向70%的成熟型社会迈进,提供中速经济增长的最后推动力。

第二,中国经济结构将全面向高科技产业升级,打造出领先的5G-6G通信、新能源-无人驾驶汽车、大数据-人工智能、PD-1生物医药、光伏-清洁能源、大飞机-北斗导航-六代战机等多个世界级产业集群。

当然,和日韩不同的是,在这个阶段我们将面临着美国老大的敌意对抗。

这是无可避免的。

作为世界老大,美国拥有全方位领先的科技产业,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金融和军事的主宰权力,享受了利润分成的进一步溢价。

一旦霸主权力转移,美国将失去美元的定价能力,溢价消失,美国的财富创造力也将大大下滑。

这是美国人所不愿意面对的未来。

那么,面对着美国的围剿与对抗,我们该如何自处呢?

历史上的许多经验可以给我们借鉴:

第一,保持克制与理性,千万不要煽动民粹,在适当妥协的基础上赢得继续发展的时间与空间。

第二,通过新兴产业的发展,创造增量蛋糕,而不是盯着传统产业打价格战,如此才能减少摩擦,高质量成长。

相信我们的领导层有这样的高度和智慧,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迈过这个坎。

幸运的话,十年过后,中国的GDP将正式超过美国,从此再无强权能干扰中国的成长。

 5 

十年之后,我们站在发达国家的门槛上,世界排名40位左右,往前张望。

依然是一片人烟稀少的真空地带。

实际上,以2017年的世界排名为例子,从33名的西班牙往下,到52名的智利,也就是人均GDP在1.5万美元-2.8万美元之间,都是人口规模很小的国家。

合计人口仅为世界的2%左右,可以说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隔离带。

只有进入世界排名前30名,相对世界人均水平3倍左右,才会成为被世人真正认可的发达国家成员。

2018年,韩国人均GDP正式跨过3万美元线,挺进世界排名前30以内。

为了这个目标,韩国人花了整整20年时间。

之所以需要如此的漫长,跟韩国已完全进入老龄化社会,城市化红利结束、经济结构老化、创新难度加大,有着很大的关系。

比如2007年之后,韩国的年均GDP增速便已经下滑至3%左右,只比发达国家的平均增速高出1-1.5个百分点。

用这样的增速去追赶,当然艰难。

但即使如此,韩国仍然是最近20年里,唯一达成这一目标的国家。

中国的升级之路,将面临着和韩国同样艰难的境地,城市化红利结束+老龄化社会,将让我国的发展速度大大放缓。

不过,比韩国要好一点的是,中国的庞大市场规模使得创新机会仍然很多,也很难有后来的国家能够挑战中国的科技产业竞争力。

只要我们的国家、社会和企业,都能重视创新,提升管理效率,释放人力资源的潜力,成功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6 

接下来,便是挺进发达国家的腹地。

这里有着相对世界平均水平4倍的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加拿大;

有着相对世界平均水平5倍的澳大利亚、新加坡、瑞典、丹麦;

有着相对世界平均水平6倍的美国!

他们的总人口加起来接近10亿,占世界人口13%左右。

在这个发达国家的核心阵营里,也是有着层次分明的等级的——

比如美国,掌控着最高毛利率的金融、芯片、软件、互联网、生物医药、航天军工、影视文化等产业。

而日本和欧洲,掌握的只有银行保险、汽车、机械、化工、食品、服装等传统产业,平均毛利率要低一个档次。

其他边缘国家,产业链通常比较狭窄,主要依靠一些垂直细分产业,差异化生存。

中国什么时候能够在人均水平上追平美国呢?

大概要到21世纪中后期了,主要取决于中国的政治稳定和科技竞争力。

当年美国超越老欧洲,便依赖于两大条件:

第一,欧洲内战,自乱阵脚,美国却保持了政治的稳定;

第二,当欧洲盘踞着传统产业龙头地位的时候,美国通过IT、航天、生物医药、影视、风险投资等新型产业,脱颖而出。

因此,只要保持稳定、创新不灭,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了,即使人均GDP水平追上美国,我国的地区差异也是很明显的:

既有人均GDP高达全国两倍的珠三、长三、京津地区,也有人均GDP仅为全国50%的西部省份。

目前,北上广深杭的10亿美元富豪数量之多可以排进世界前十名,而甘肃、新疆某些地方的人均GDP依然跟非洲差不多。

但这种地区差异问题,其实是全球性现象。

美国同样如此,纽约湾区和硅谷湾区的人均GDP高达10-12万美元,两倍全国水平;

也有中部农业州,比如密西西比州,人均GDP仅为3万美元左右,全国一半。

日本也是如此,东京都的人均GDP高达7万美元,冲绳县则只有2万美元水平,差距甚大。

但只要整个国家繁荣了,通过转移投资,总能将那些落后的地区拉扯到一个相对发达的水平。

记得十几年前去云贵川旅游,沿途大多是土路,坑坑洼洼,还极为落后。

两年前再去,已是一马平川,到处是笔直平坦的高速路。

经过汶川县城,当年的废墟已被重建,一派现代化城市的生机勃勃。

经过四姑娘的雪山,阿坝的大草原,车子穿山过洞,如行云流水。

不禁想起80年前的那次长征,走过同样的路,却不知死了多少人。先辈们的血不会白流,这个国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上世界舞台的中央,重回那已失去千年的中华文明巅峰。

 7 

最后,让君临来个人均GDP追赶年份的具体预测,权属娱乐,不喜勿喷~~

2020年=俄罗斯、巴西

2022年=马来西亚

2025年=波兰、阿根廷、智利

2027年=希腊

2030年=葡萄牙、捷克

2040年=西班牙

2050年=西欧、日韩

2060年=美国

用我们的一生来见证吧。

转自:观点公众号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