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书签】科幻小说——《走出一日囚》

 

楼主读完柳文扬《一日囚》之后,觉得不过瘾,十分牵挂B先生和”我“的前途。所以补写了续篇《走出一日囚》

------------------------------------------------------------------------------------------------

《走出一日囚》

                        ——CS青雀

当B先生裹着疲惫的夜色,站在玻璃门外时,我差点疯了。

两个小时前,在2008年8月18夜里10点,我亲眼看到B先生被黑衣男人抬走,一位医生模样的人当场确认了他的死讯。

现在距离夜里十二点还有半分钟,B先生,或者说死去B先生生前的魂魄,蹒跚地走进楼门。下一秒他将会问我,"几点了?今天是几号?"

他询问的声音准时响起时,我的眼眶湿润了。B先生说的没错,这将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是他日复一日的囚徒生涯转折点。在我回答他之后,是带着他走入自由的明天,还是彻底忘记他和今天的一切走向我自己的明天,或者,见证他继续的囚徒生涯。

"十二点啦,您住进这儿快有一整天了。今天当然是8月18号。"不等我回答,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从管理室的窗户玻璃望出去,发现B先生并没有朝向我,而是在对一个小伙子讲话。我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再看看那人,意识到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人分明是镜子里的我。

 

"现在是几点?几号了?" 对话仍在继续,B先生激动的情绪就像要喷射出来。"8月18日凌晨......0点过1分,您是什么时候下来的?”,窗外的“我”完全忘记了一分钟前的问答,如同刚睡醒一样。

而我如同怪物一样仓皇逃离现场。实际上,外面的两个人才是怪物。一个是已经去世的B先生,一个是凭空出现的“我”。为什么会有两个我呢?

我后来猜测,当我和“曾经活着的B先生“交叉的时候,时间产生了分叉,出现了一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里的“我“对时间困境一无所知,平静而自然地走向了明天。而现在的我掉入了B先生的世界,一个重复的、永远停留在8月18号的时间囚徒的世界。这是去世的B先生在墙壁上的留言给我的启发。也就是说,我以新的“一日囚“的身份,遇到了今天早上一无所知的自己。

 

第二天零晨两点多,我悄悄出来找吃的时候,意外碰到了楼上下来的B先生。他说想买点酒,我用钥匙给他开了门。半个钟头后他回来了,碰巧“我“也醒来了,躲在隔壁的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您才安顿下来,不好好睡一觉吗?", “我“说,"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什么?"B先生愣了一下,然后说,"哦,我不累。我出去的时候,你没看到?" 
“我“迟疑地说:"可是,楼门一直是锁着的啊......" 

"是么?"他微笑,"你记错了吧。我是从这里出去的。"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在我亲自经历的8月18号这一天,已经有了未来的我的影子。只是我把所有的疑惑都归因为B先生的怪异作风,而B先生则对奇怪的事情见怪不怪。这个小插曲过后,B先生去了图书馆,还参加了一堂量子力学的讲座。

 

第三天,他像是受到了刺激或者启发,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天没出门。我之所以知道,因为我一直在跟踪他,期望否定我的猜测。

第四天,又是奔波忙碌一天,我尾随他几乎转遍了整座城。

第五天,B先生终于没有乱跑,九点十分,他一言不发地走到马路对面打碎了一只路灯。随后的时间里,他到处找人说话,并拿出小本记录着。

第六天,B先生询问破碎路灯的事,所有人都不记得有一只碎掉的路灯,在他们眼里,路灯一直完好地在原来的地方,除了现在的我。那天十二点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地上的碎片消失,一只完好的、一模一样的灯泡出现了。我终于确认了到自己的糟糕处境。

第七天,在他乘车出去后,我进入他的房间,看到他“去世后”立刻被几个黑衣人拿走的家具,全部都回到原来的位置。B先生曾教我用偏关眼镜,能看见一些平常看不到的线索。我拿出一副廉价的眼镜,看到墙壁上陆续记录一些实验和对时间猜测。

 

连日奔波和确认的事实让我心神俱疲,我体会到了比B先生更深的绝望。B先生因为犯下罪行,被处以终身的一日无期徒刑。在有生之年,他将永远过着同一天, 直到自然赋予他的生命结束。而他一生的时间,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叠加在同一天的、分布各处的布朗运动。直到这一天结束,所有人都迈入B先生永远不可达的明天,而他还在昨日的时间里日复一日地循环着。直到肉体自然死亡,影像却还像幽灵一样在世上徘徊。在外人眼里,就看到了死去的B先生又重新复活了。

而我是无辜的,我不过是无意中发现了B先生留在墙壁上的秘密,却被拖入了时间的荒原,承受和他一样的惩罚,在日复一日停滞的时间里等待衰老和死亡。从入住开始,B先生用了整整十年才脱离苦海,等待我的将是更加漫长的痛楚和折磨。我感到一阵恐惧。

如果没有看到这面墙壁,就不会和B先生有错位的交集,也许不会落入现在的困境。而这一切都是B先生设计好的,在漫长的时间中等我落入圈套。我的愤怒和绝望一起涌来,摔碎了手里的偏光眼镜,疯狂涂抹他写墙壁上的看不见的字。

 

这时候,门外响起依稀的喘气声。我屏息凝神,感觉到似乎有人趴在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过了一会,那人见没有了动静,迈着小心翼翼的步点离开。借着窗户,看到楼下“我”自己和1068的老太太在说话,并朝B先生房间的窗户望过来。我意识到要有麻烦了。

在他们赶到之前,我迅速离开了房间,顺便拿走了B先生的钱包。一是出于报复,二是花光了我手头不多的零钱。时间是重复的,但是过去花掉的钱却不会回来。我所有的积蓄都掌握在楼下的“我”手中。实际上,我更愿意称呼他为“它”,因为心理上,我才是能够感知到意识的本我,而“它”虽然和我一样的外貌行动,却不受我的控制,像是从我噩梦中跑出来的怪物。

 

我曾经试着在晚上的时候溜进去,想试探下和它接触后会有什么结果。

当时,我估摸着所有人都进入梦乡,偷偷从隔间爬出来。站在管理室窗外,看着屋内熟睡的它。那是我意识到,站着的我是睡着的它的将来时态,而当时的我实际上是在注视着前一晚的自己。我有冲动想过去把它叫醒,和它讲述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希望它能够规避并带我逃离这囚徒世界。

人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克制自己的本能的冲动。为了规避不可知的风险,我决定先做个小测试。

我摸出身上钥匙,打开了房门。桌子上放着一把一模一样的钥匙。我轻声走过去,把手里的放了上去。当我拿开手时,吃惊地看到桌上只有唯一的一把钥匙。另一把,消失了。

这个小测试彻底震惊了我。随后的时间,在尾随B先生去图书馆时候,我翻阅了大量的书籍。

我猜测,它以及它的物品是拥有同一种极性的粒子构成,而现在的我和我的物品是相反极性的粒子构成,当我们接触时候,会发生正反粒子的湮灭,剩余物质形成一把新的钥匙形态的物质。但是这种解释很牵强,两个物质接触时候没有感觉到任何能量的冲击。而且,如果按照极性相反粒子相消的原理,我也会受到牵连,但我安好地存在着,虽然是在一个停止的日期里。

 

还有一个引起我兴趣的是“薛定谔的猫”。在一个盒子里放着一只猫,猫的状态是在生和死之间波动,在观察者打开盒子之前,猫可能是死也可能是活,或者说生和死同时存在。而观察者打开盒子的一瞬间,猫的状态会坍塌到死或者生其中一个状态,另一个状态消失。那么当我的两把钥匙相遇的时候,就是观察者打开盒子的时候,两个同时存在的状态坍塌为一个状态,于是最后只剩下一把钥匙。但是这个解释显然不够充分。因为我是明确地知道另一个“我”的存在,这意味着,装猫的盒子已经被其中一个状态的猫打开了,并且看到了同时存在的另一只猫。而另一只猫却仍然活在没有打开的盒子里,没有收到对等的信息。

那么,如果我和另一个“我”有了肢体接触,或者让另一个“我”了解我的存在,是不是会发生湮灭,或者导致状态坍塌,最后只剩下一个我。我知道在一些类似案例中,疯狂的人会怂恿人们去杀死另一个自己,以确保状态坍塌到自己身上。这是我不敢去想的。

发生这件事之前,我是个简单而单纯的人,成为一个普通的管理员。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简单平稳地度过一生。现在我成为这个世界的闯入者,B先生的实验性囚徒生涯中的无辜受害者。这样的惩罚是我本不该承受的。问题是,如果要等到B先生去世那天,见到黑衣男人为自己申诉,还需要七八年。而B先生说过,虽然时间停滞了,但肉体的衰老是实实在在的。

 

我翻开B先生的钱包,看到里面有一张虚拟现金卡,一张刑法通知单,还有一只小巧的电子时钟。通知单上大意为,B先生私自启用时间锁,造成2048年8月18日的B先生死亡,社会影响恶劣。考虑事出有因,准许以人道主义优待,处以一日无期徒刑。以警示后人,尊重时间,珍惜时间。

B先生是因为杀死自己获罪,这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通知单上还有几处奇怪的地方,B先生被准确地送回到“受害者B先生“死亡日期往前推的四十年,而这时距离B先生出生还有几年。这意味着刑罚并非完全随机,而是在一定条件内的随机。此外,B先生杀害的是未来的自己还是过去的自己?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我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矛盾的结合体。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的转机只有两次,一次是B先生去世那天,我在它发现真相前,抹去墙壁上的字。或者更早的一次机会,就是在B先生与我打牌那天,阻止它拿到偏光眼镜。

我耐心等待那一天到来。

 

我实在太了解它的一举一动。当那天到来的时候,趁着它不注意,我毫无悬念第拿走了偏光眼镜。

奇怪的是,第二天,B先生又在同样的时间约我同我打牌,重复了同样的对话。于是它再次托人去配了偏光眼镜。这给我造成不小的困扰。因为在那之后的每一天,B先生都会在同样的时刻找它打牌,我需要一次一次地拿走眼镜。

各位,到此我才明白,这一切果然是他精心设计的,甚至比我预想的还要充分。在漫长的岁月中,他耐心地拿一无所知的“我”做了反复实验的小白鼠。

重复几次后,我再也受不了这种试探。我决定找机会跟B先生摊牌,让他死心。

我约出帮我配眼镜的朋友C,用他的手机给它发了短信。接近中午时分,经过精心安排,它准时出门赴约。我有大约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我代替它坐在管理室,等待B先生到来。当姗姗来迟的B先生提出打牌的时候,我拒绝了。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打牌的兴致,甚至对您在牌上做的手脚觉得可笑。希望您能够尊重别人,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说这样的话我也很抱歉,但我希望您从此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我认真地说。

B先生显得非常吃惊。过了一会,他默不作声地收起扑克牌。

此时距离打碎路灯那天才刚过去了几个月,面前的B先生确忽然像苍老了几岁。

 

傍晚时分,它该回来的时间。我溜出公寓,等待太阳缓慢移下山,度过这重复的、毫无生机的一天。没想到在街心公园偶遇了失意的B先生。

这个晚霞红遍、与平常一模一样的下午,他如同多年好友一样,意外地对我敞开心扉。他说,他最大的心结和遗憾就是年轻时候不懂事,与父亲发生严重争执,造成一些不愉快的后果。如果有机会重来,他希望有些事他从没做过。

出于朋友的关心,我问他有什么可以帮忙。他沉思半天,在纸条上写下一句话,并反复叮嘱我送出时间和地址。

漫长的一个夜晚啊,我们被抛弃在这时间的荒芜中,眼见周围日复一日的人流和环境。这里没有春夏秋冬,没有高山流水,只有不变的城市和房间,和日渐衰老的彼此。

看着天空星辰移转,我渐渐进入梦乡。

梦里,B先生对我说着他的不幸和灾难。最后他说了句对不起。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清晨,直到冰凉的露水打湿了脸颊,我才发现自己躺在公园石凳上。

回到公寓,和昨天一样习惯早起的客人们和问候,唯独没有看到B先生。想到他昨天频繁问我时间,隐约觉得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于是我乘坐电梯来到B先生门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我实在搞不懂这个奇怪的人。他还给我留了一张恶作剧式的便条:A先生,对不起,你的儿子永远爱你“——B于2048年8月17日。

我拿钥匙打开了门。没有B先生身影,也没有一件家具或者碎屑。

只有一堵空空的白墙。

 

------------------------------------------------------------------------------------------------

请勿私自转载。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